• 黑色的欲望水晶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沉没的真相无力吐出气泡,炸裂成无数碎片,散向旁边的罪恶之花……

    深处的沼泽不断地吞噬着。沉没的真相无力吐出气泡,炸裂成无数碎片,散向旁边的罪恶之花。

    刚刚开学的校园有着刚出炉的蛋糕一般的氛围,十分美好。新生们怯怯地寻找自己所在的班级,脚步带着犹豫不定。新高二的学生在前辈们“战绩累累”的班级里吼着:“终于升高二啦!现在是学长喽!”女生扎堆在一起翻看着杂志,还不时地冒出几句:“哇,好可爱啊!”“欸!真的啊!”无论是什么句子,讲完后必定有个抑扬顿挫回转不停的波浪。坐在角落里补作业的安晨突然想到银魂里的两句话“可爱的外表下必定隐藏着什么”“一口一个‘可爱’的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也很‘可爱’?”还没来得及做下一个反应,肩膀就被重重地一拍。手上的笔滑落至地,安晨突然觉得自己的脚瞬间冰凉。

    身后是虚无。

    校园里某个永远享受不到阳光祭奠的角落,躺着一条黑色的水晶项链,那种黑是无法形容的颜色,是可以吸进一切污秽、世俗不堪的颜色,是可以激发人类内心最阴暗的一面,它将你表面下所有迂腐糜烂的人性曝光于众。

    新鲜的就像刚出炉的蛋糕的学校,好像也隐藏着什么。

    学生永远盼望着放假,不放假就搞点活动,总之不要上课就对了。

    开学后的一周是校庆,十分隆重的节庆。学生们情绪高涨,班主任似乎对这些事情非常感兴趣,热情很大,班上的学生几乎都被分配到了任务和节目,说是几乎,就是只剩安晨一个人在教室里,谎称自己不舒服,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只是觉得出去就不舒服。

    一个人呆在有限的空间中就会有内急的感觉。安晨左手捂着肚子,想到了关于厕所里的鬼故事,手心传来的温度让膀胱有些支撑不住。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去五谷轮回之所。

    厕所湿漉漉的地面让安晨想到哈利波特里的桃金娘和哈利发现伏地魔以前的日记。

    出来洗手的时候,安晨发现在同样湿漉漉的洗手台上放着一条黑色的水晶项链,那是一种用言语无法形容的黑,摄人心魄。

    “请全体同学注意,请全体同学注意,由老师带领排队下楼到主席台前集中。通知再播送一遍……”午休刚刚结束,教室里的大喇叭就吼个不停,班主任大手拍门板,气运丹田:“全部给我爬起来排队去。”

    角落里的黑雾刚探出头便缩了进去,低吟地嘶嘶声告诉教室中的某一个人:“杀了她……多嘴的女人……”

    凉意,安晨感到了彻骨的凉意。不,不要这样做……我不会这么做的。像是失重时候的感觉,心脏猛地一收缩,失去了知觉。

    啊……是重生的味道,浓稠甘甜,血……血腥味,安晨猛地睁开眼睛,发现眼前都是浓稠的鲜血,从一个人的脖子处汩汩地流出,那个人身穿米黄色套装,脚踩着的乳白色高跟鞋已经断开,长发遮住了脸。

    不用去捋开头发也知道是谁。安晨一屁股坐在地上,心脏没有规律地疯狂跳动。从死者脖子上的伤口慢慢浮出一条黑色的水晶项链,黑色,是你无法形容的黑色,有着吞没光明的力量。

    我复活了,所有的欲望,我来了。

    安晨捂着耳朵跪倒在地上:“不要,不要啊,好难受,难受啊!”皮肤出现轻微地“啪啪”声,右手裂开了,像地震过的细缝,出现了一朵六界之外的罪恶之花,妖娆的黑色,沉积了所有的欲望与罪恶的黑色,可以吞没光明的颜色。

    “您好,现在是晚间新闻三十分,巨鹰市第一中学近来发生一起怪事,每周平均有六至十人死亡,死者身体都有一个明显的伤口,即使死亡时间超过二十四小时血液也未凝固,对于此事一中校长一直拒绝协助调查……”

    “你看昨晚新闻了吗?”

    “看了看了,好可怕哦!校长都没说,不会是封锁消息吧?”

    “啊咧!人家好害怕。”

    “我也是……”

    真是恶心的女人们。安晨背着单肩包慢慢走到班级,轻蔑地看了一眼正在交谈的女生。远处传来校长和一位打扮十分“复古”的先生的谈话:“先生,你看我们学校……”先生拿着一个风水罗盘在学校这里转转那里瞧瞧:“啧啧啧,这里可是大凶之地。你看看你学校什么排列,搞花哨弄个狮子头还是朝里的。这学校的三楼男厕所自然形成一个阵法,集大凶之气养妖邪,肯定碰上了特殊体质的人寄体了。”

    “这可怎么是好?先生。”

    安晨快步走向教学楼,心脏处隐隐发出黑雾,右手的罪恶之花更加黑暗了。

    在路上碰到的两个女生相视了一下异口同声地叫:“好可怕哦!”话音未落两人都觉得好像从高空坠落一般的难受,常人所看不到的黑气从她们的心脏处溢出飘到安晨的右手。

    没有欲望、丑陋的本性和罪恶支撑的人类身体,活不过二十四个小时。

    安晨残忍地甩了甩右手,眼睛微微眯起看着风水师,冷“哼”了一下。手上的罪恶之花开放的愈加妖娆,心脏处腾起黑雾:“欲望……罪恶的欲望……”心脏一阵抽搐。安晨用右手摁住心脏,思维有些开始混乱。

    “这次又失手了。”在城市四通八达的巷子里有三个男人,一个恨恨地抽着烟。在漆黑的巷子里有一星点的红光。

    “再这样下去我女儿的奶粉钱都掏不出来了。”另一个男人蹲在地上揪自己的头发,懊恼地说。

    “谁叫你这么早成家,像我,嘿嘿……”男人猥琐地笑着,把烟头扔到地上,掉在小水坑里,发出轻微地嘶嘶声。

    “去公寓下面等。”不说话的男人讲话了。

    “呃,老大?”另外两个男人面面相觑。

    “打劫。”说完男人就迈着大步走出了巷子,另外两个也匆匆跟上。

    安晨站在巷子的转角处,手上把玩着不知道哪里拿来的打火机,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盖子,“啪啪”地声响在无人的巷弄异常清晰。“打劫吗?要不要我助你们一臂之力?”

    某公寓楼下。

    “哎哟,牛老板你好大方啊!又给芊芊这么多零花钱。”昏黄的灯光下隐约看见一个放荡的女子和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纠缠不清。

    “哟!宝贝这么说可见外了。”牛老板笑眯眯地说。

    两人又推推拖拖了一番那名女子才施施然地下楼。高跟鞋与楼梯敲打的“啪啪”声正是她寿命的倒计时。

    “啊……”

    血液蜿蜒地爬在女子的脸上,死的时候手上还紧紧地攥着一叠粉红色的人民币。流出的鲜血很快就变得乌黑乌黑。站在旁边的三个男人使劲把钱从女人的手里拿出来,不知是恐惧还是兴奋地颤抖着。安晨在一旁幽幽地开口:“我说,你们怎么杀了这么多人。”他的眼睛里有一个深黑色的小漩涡。

    “我们……杀了好多人……”三个人无意识地喃喃自语。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在线娱乐游戏平台,澳门威尼斯人网址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威尼斯人手机在线投注是一家上市十年之久的老品牌娱乐网站,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力求打造出全球第一的娱乐品牌,在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拥有各种球类游戏,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娱乐官网国内目前最权威的门户,现在开户注册即可领取相关优惠!

    “今天的晨会内容是关于安全教育,近来巨鹰市频频发生非正常死亡事故,前天警方在某公寓附近的草地上发现一名女子,据了解,该女子是一名卖淫人员。经检查,女子身上的钱物均已失窃,心脏处被乱刀划开,警方迅速组织警力抓捕嫌疑犯,于四日凌晨在一巷口抓获三名实施抢劫杀人嫌犯,犯罪分子对其在本市所犯下的连环杀人案的滔天罪行供认不讳……”校长站在主席台上一板一眼地念着演讲稿,光听声音还颇有些像播音人员,底下排着队的学生音量渐渐有压过校长的趋势。安晨后面的男生拉了拉安晨的衣袖问:“哥们,你不怕吗?”

    “被抓到了不是么。”安晨淡定地回答。

    被抓到了不是么。可怜的人类,我亲爱的替死鬼,给欲望之魔当替死鬼是你的荣幸呢,安晨心脏处的黑雾愉悦地颤动。

    安晨感到心脏处一阵抽痛,右手的手背有被灼伤的疼痛。

    心脏好像要爆炸了,好疼。我什么都不想要,拿走,我不要。

    “不好啦,安晨晕倒了。”

    醒来是预计中的一片白和校医例行公事的问候。“心脏疼。”安晨摸了摸心脏的位置,又说了一次“很疼。”

    “心脏疼?”校医诧异地看着安晨。“检查的时候你的心脏好的跟牛一样。”说完他把椅子移到办公桌前面,开始写着些什么。“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大过来的,上课上烦了也想逃课,特别是晨会我最烦了,可是你努力熬过来就什么都有了。”

    “不是的。”安晨打断了医生的话。“这里,”他指了指心脏,看着医生,“住了个恶魔。”

    医生看了安晨一会放下纸笔,摸了摸安晨的额头,比了比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地说:“会不会是发烧了?”

    “不是的!”安晨激动地坐了起来,“恶魔!专门吸取别人欲望与罪恶的恶魔!你帮帮我好不好,我好难受,我不想再杀人了,我的心是黑的。”

    医生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安晨。

    安晨知道他在想什么,什么都没有再说,转了个身背对医生。可是不一会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在线娱乐游戏平台,澳门威尼斯人网址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威尼斯人手机在线投注是一家上市十年之久的老品牌娱乐网站,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力求打造出全球第一的娱乐品牌,在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拥有各种球类游戏,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娱乐官网国内目前最权威的门户,现在开户注册即可领取相关优惠!他就转回来了,还站了起来。医生赶紧把他按下去,说:“你要做什么?”安晨冲着他诡异地笑了起来:“我想杀了你,看看你到底都有些什么欲望。”

    少顷,医生倒在了地上。安晨摸摸右手的罪恶之花像对情人一样喃喃自语:“我既然选择了你就不要背叛我。”

    杀戮。

    这座城市到处都弥漫着血腥味和欲望的味道。

    “扑腾扑腾。”安晨的心脏跳动速度是正常人的两到三倍。他独自行走在大街上,穿梭在巷子里。忽然冒出在某一个人身后轻轻地拍一下,等人回过头就已经死亡了。因惊恐而微凸的眼球,肌肉僵硬而无法合拢的嘴巴,右手抚向心脏,左手抽筋成爪状,双腿罗圈,还有印堂处的血洞,冒出似乎永远都不会干枯的鲜血和欲望。

    “扑腾扑腾。”心脏跳动速度越来越快,已经不止是常人的五六倍。

    无论是安晨的身体还是邪魔的身体都已经承受不住这猛烈的欲望吸收。可是邪魔还是叫嚣着他需要欲望,人界贪婪而卑微的人类身上竟然会有如此多的欲望,真是不知道如何装入进去,对于邪魔来讲这无疑是一场盛宴。

    贪婪贪婪,这不只是人类才有的欲望,邪魔也有,他毫无止境需索。

    安晨再也受不了这种要爆炸了似的膨胀感,他疯狂地奔跑,一直跑到了城郊的小树林,滑倒在沼泽里,右手的鲜血不断地涌出,覆盖了罪恶之花,沼泽下神秘的力量拉着安晨的头往下,手在空中挥动着,右手终于抓住了什么,抗拒着拉力,不知道僵持了多久,沼泽泛起了大量的气泡,“咕咚咕咚”的声音在静谧的树林里显得可怕,一只右手留在了陆地上,皮肤上的罪恶之花悠闲地从手中长了出来,狠狠地压榨这手臂作为养料,深深地扎根在土壤里。

    深处的沼泽不断地吞噬着。沉没的真相无力吐出气泡,炸裂成无数碎片,散向旁边的罪恶之花……


    文章www.6546c.com 文章www.6546c.com 文章www.6546c.com

    上一篇:罗仲谦为杨怡健身练壮重回恋爱感觉 计划拍健身

    下一篇:王羲之苦练书法